成功案例首页 > 成功案例详情

吴某某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再次被公诉,二审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 律师 辩护词

济南刑事律师夏茂举 电话:138-5313-2714 微信:138-5313-2714
文章来源:济南律师事务所       作者编辑:济南律师


辩 护 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山东华剑律师事务所接受上诉人吴建强的委托,指派我担任其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一案的二审辩护人,庭前通过阅卷、会见上诉人,本辩护人有理由认为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对公诉机关重新起诉,一审法院受理并做出一审错误判决,现发表如下辩护意见:
一、本案公诉机关再次重新起诉,程序严重违法,一审法院受理并作出判决更是错上加错。
上诉人吴建强因涉嫌破坏生产经营罪一案,一审法院于2013年6月7日作出(2013)胶刑重字第2号刑事裁定书,准许胶州市人民检察院撤回起诉。4年后,正当上诉人办理国家赔偿事宜之际,胶州市公安局于2018年1月3日对上诉人采取取保候审强制措施,2018年6月20日胶州市检察院以胶检公刑诉(2018)96号起诉书再行起诉至一审法院。现对公诉机关再次重新起诉,程序严重违法,一审法院受理并作出判决提出异议,具体理由如下:
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公诉案件撤回起诉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第十条:对于撤回起诉的案件,没有新的事实或者新的证据,人民检察院不得再行起诉。新的事实,是指原起诉书中未指控的犯罪事实。该犯罪事实触犯的罪名既可以是原指控罪名的同种罪名,也可以是异种罪名;新的证据,是指撤回起诉后收集、调取的足以证明原指控犯罪事实能够认定的证据。胶州市检察院在撤回起诉后再行起诉,严重违反了上述规定;且一审法院受理并作出判决也严重违反了“应当在依法审查后不予受理或者建议检察院撤回起诉”的相关规定。
1、再次重新起诉时公诉机关提供的侦查卷宗和原侦查卷宗几乎完全雷同。
2、公诉机关撤回起诉之后虽补充侦查新增加了证据,但是所有补充部分,并未达到《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公诉案件撤回起诉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第十条中对新证据的要求(如宋京朋等人的证言:到底是谁先种的玉米;发现地里的玉米不一样,是否把品种不一样的玉米一颗不剩的都铲除了;铲除的是谁的玉米;玉米是否还有站立的还是一颗不剩的都破坏了,破坏的是谁的玉米等问题,这些都没查清),且起诉中所陈述的事实也与撤回起诉之前的事实并无实质区别。这也不符合补充侦查所得的证据需足以证明原指控犯罪事实成立的要求。
可见公诉机关再次重新起诉,所谓的新证据都是新瓶装陈酒,内容并没有实质性的变化,更达不到最高检规定的新的证据的要求。胶州市检察院的再行起诉,违反法律规定,且一审法院受理并作出判决也严重违反了“应当在依法审查后不予受理或者建议检察院撤回起诉”的相关规定。
本案证据不能形成完整的证明体系,不能排除合理怀疑得出唯一结论,无法达到证据确实、充分的标准,不能认定上诉人有罪。
二、公诉机关提供的价值鉴定结论依据不合法,存在重大瑕疵,不能作为证据使用。
1、价值认定方法不科学:本案中不知道谁种的什么品种的玉米被破坏后,倒伏后的玉米(快成熟)由本案被害人收获所得,该价值认定未将该收入扣除。再者,鉴定未采用3家以上的市场主体作比较,进行市场调查,并记录调查情况。
2、实物查勘方法不科学:查勘应派出2名技术人员到现场,作玉米产量损失评估,并制作笔录,其没有对涉案玉米进行清点,进行评估玉米损失产量,在未清点实际被破坏的玉米颗树及品种、亩产量情况下,并以此评估了玉米损失产量,其合法性、真实性和关联性失实。
3、鉴定基准日期的问题:价值鉴定结论的基准日期与案发日期及侦查机关要求的基准日期是否相符的问题?
4、有无鉴定人员签名的问题?
5、价值鉴定结论是否送达上诉人,是否告知有权复核?是否作出合理解释?
6、认定标的玉米是什么品种,是否高产,是否优良及真假未做鉴定?
7、检材依据不明,怎么抽的样?抽得什么样?依据什么检材得出的结论不明。
综上,公诉机关提供的价值鉴定结论依据不合法,存在重大瑕疵,不能作为证据使用。
三、本案中,公诉机关胶州市人民检察院撤回起诉违法;侦查机关、公诉机关和一审法院办案期限均严重超期违法。
1、2013年6月7日胶州市人民检察院撤回起诉后,2014年9月30才将案卷材料退回侦查机关补充侦查:公诉机关未在撤回起诉后七日内作出不起诉决定,即便不作不起诉决定,也应当在法律规定期限内书面说明理由将案件材料全部退回侦查机关办理。(2015年11月23日 胶州市人民检察院出具的情况说明)
2、2014年9月30日退回侦查机关补充侦查后,截至2016年4月19日,侦查机关对该案仍未补充侦查完毕。(2016年4月19日 胶州市公安局出具的信访答复意见书)
3、2018年6月30日胶州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后,2019年12月20日一审法院才作出刑事判决书,未见延期批准手续,无理由超期办案违法。
四、本案事出有因,胶莱镇沟西村村委、政府及相关部门存在过错,上诉人动机单纯,涉案土地上所种玉米系上诉人所种(2012年11月17日 胶州市公安局作出的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胶公决字[2012]第01445号),结合(2014)青民一终字第1460号民事判决的审理情况及本案侦查卷宗(受害人从哪里买的玉米种子,买的什么品种,买了多少斤?花了多少钱,有无发票,怎么种植的?种植密度?怎么铲除的,铲除了多少颗?),无证据证明玉米系被害人种还是没种,种多了还是种少了,全部所种还是部分所种。
五、根据本案证据结合相关政策及法律规定,本案被害人宋法胜所耕种的沟西村村西及村西南的5.28亩土地使用权属于上诉人吴建强。在承包期内的土地承包使用权,未经批准,非经法定程序,不经土地承包使用权人同意,任何组织和个人都不得予以变更和侵占。
1998年8月20日,沟西村村委作为发包方与作为承包方的吴建强签订《土地承包合同》,发包方将10.2亩(包含上述5.28亩土地)土地发包给吴建强管理和使用,承包期限是30年,自1998年8月20日至2028年8月20日止。虽然发包方在合同当中添加了“每五年调整一次,增人增地、减人减地”这一条款,因该手写条款既违背了早在1993年国务院发布的《关于当前农业和农村经济发展的若干政策措施》(明确了“增人不增地、减人不减地”和土地承包关系30年不变,并明确表示其设置的目的就在于“为了稳定土地承包关系,鼓励农民增加投入,提高土地的生产率”,实行家庭承包责任制,并写入宪法),1998年党的十五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农业和农村工作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再次明确要坚定不移的贯彻土地承包期再延长30年的政策),中国共产党十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推动农村发展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赋予农民更加充分而有保障的土地承包经营权,现有土地承包关系要保持稳定并长久发展)等中共中央相关政策,又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等相关法律规定,属于违法无效条款。沟西村村委依据本条款以及乡规民约对吴建强所承包的土地进行调整属于违法无效行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等相关法律明确规定: 承包期内,发包方不得调整承包地,对个别承包经营者之间承包的土地进行适当调整的,必须经村民会议三分之二以上成员或者三分之二以上村民代表的同意,并报乡(镇)人民政府和县级人民政府农业行政主管部门批准。
本案公诉机关虽然提供证据来证明调整土地的方案经过了村民代表的同意,但自始至终未能提供此方案经过了乡镇人民政府和县级人民政府农业行政主管部门批准的文件。既然未经过乡镇人民政府和县级人民政府农业行政主管部门批准,则调整土地的方案是违法的,上诉人所在的村委调整土地的行为属于违法无效行为。本案所涉及的土地的使用权仍属上诉人。
总之,从程序到实体,从政策到法律,侦查、公诉及一审判决错之又错,且本案证据不能形成完整的证明体系,不能排除合理怀疑得出唯一结论,无法达到证据确实、充分的标准,不能认定上诉人有罪。上诉人誓死为捍卫其合法权益,依据相关法律规定,特提起上诉,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上诉人无罪,朗朗乾坤,还上诉人以公正,谢谢!

此致
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

辩护人: 夏茂举   律师

2019年12 月 27日






友情链接: 山东省公安厅   山东省人民检察院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中共山东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山东省监察委员会   山东省司法厅   山东省夕阳红法律服务有限公司   人民网